• 崇德精术 博医济世--河北频道--人民网 2019-03-22
  • 默滕斯神仙球卢卡库2球 比利时3 2019-03-21
  • 奋斗所到处 青春恰自来——回访习近平总书记曾寄语的年轻人 2019-03-19
  • 看着就想笑,干脆是8=0.全生女,社会直接灭亡 2019-03-17
  • 联合国:叙利亚新增92万无家可归者另有560万难民逃亡邻国 2019-03-17
  • 紫禁城角楼,如此精巧复杂的建筑在600年前是如何设计出来的? 2019-03-17
  • 期末评语少些“百搭句” 应最大限度地为学生成长服务 2019-03-16
  • 沿河景观带成了菜地 乐安城管局已派执法队清除 2019-03-09
  • 第十届莫干黄芽茶王赛鸣金 新茶王花落石颐 2019-03-09
  •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3-09
  • 陈秋冬:评估AI项目 我们需要思考三个问题 2019-03-09
  •     几位御医对视了一下,其中几位马上一本正经地对齐琅道:“殿下,恕臣直言,古籍中从未有过因为食用鸡鸭而发生疫病的记载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!”

        齐琅摸了摸自己皱着的眉心,瞪着眼前的这几个人:“你们的意思是,你们不相信本王的判断?嗯?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臣的意思也不是不相信……”为首的御医犹犹豫豫道,“只是,您虽然……但是毕竟是个外行……在医术上,殿下还是应当相信我等御医们的判断……而且书中也确实不成提到过此类疫病……所以……”

        林鸣之在后面默默摇头,看来他们还有一个任务,得说服这些固执的医生,他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个国家找不出一个能够治疗瘟疫的医生了。如果国家最好的医生都是这样,固执不肯接受新鲜的信息,那么对于瘟疫这样的病,当然是毫无办法。这些医学方法,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,而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中才找到的。如果只相信书中的知识,而不去寻找眼前的东西,怎么可能会有进步呢。

        齐琅气极反笑,大声道:“好!你们几位御医倒是来说一说,你们有什么判断,我倒要好好听听你们今日的收获?!?br />
        御医们面面相觑。在林鸣之和齐琅一起前去杨家村查看的时候,他们一直都在这里诊治病人,但却并没有什么收获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到底有什么判断?”齐琅道。

        御医中终于推出了一个人,道:“殿下给的时间太短,臣等暂未有什么判断,还需更多的时间。但臣等已经开始参考古籍寻找类似的病状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所以,你们的意思是,你们暂时还找不出什么办法对么?”齐琅居高临下地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但是……臣等会尽力尝试的……”御医道。

        齐琅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:“尽力?你们谈何尽力?本王怎么看不出你们尽力了呢?既然你们得不出任何结论,那就先按本王的想法做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,殿下?!庇降蜕?。

        目睹了这一切的林鸣之和齐琅小声说:“这些人,倒是很固执,也完全不听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齐琅摇了摇头:“他们本来就是被逼着来黎县,没有一个愿意的,都等着在京城里享福呢,抓阄才选出这些人,其中好些都是宫中贵人保着的呢?!?br />
        林鸣之恍然大悟:“所以这些人,有贵人担保,所以他们是高枕无忧,只等着在这里混混日子,然后就可以回去交差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可惜,他们看错了,我可容不得那些人这般混日子。既然在我手下,就必须给我干出一点事来,否则……”齐琅眯了眯眼睛,其中的含义不明而喻。

        “希望他们都机灵点?!绷置驳愕阃?。他又招来县丞,问道,“之前我们在杨家村说的那几件事,都安排下去了么?”

        尔大人点点头:“是,都已经安排下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齐琅叮嘱道:“务必让前去处理鸡鸭的那些人,都穿好防护的衣服,决不能让他们也染病,我们的人手太少了。另外……京城……尔大人,你先下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?!倍笕擞ι?。

        “京城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京城……没事,以后再看吧?!逼肜乓×艘⊥?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见他如此,也就不再追问。他看着尔大人远去的背影,皱了皱眉,低声道:“我还是不太放心,要不……殿下,我们也跟去看看吧?不知道尔大人行不行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行?!逼肜乓⊥?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的提议被干脆地拒绝,他疑惑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齐琅看着窗外的景物,道:“作为这里的主事之人,本王不能冒这个险。如果连你我都病倒了,这个地方怕是真的要被抛弃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也好意思说……”林鸣之小声嘟囔,“最想放弃这个黎县的人可不就是你吗……还好县丞不知道这件事……否则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……”

        齐琅眯起眼睛看着林鸣之:“林鸣之,你刚才说什么,再说一遍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我什么也没说?!?br />
        ***

        夜深人静的时候,林鸣之也尝试着翻阅了一下这里的医典。他看着书,开始觉得昏昏欲睡,正朦朦胧胧的时候,突然看见门口,似乎有一片影子,看上去是个人。

        那人轻轻在他的门口敲了敲,林鸣之皱眉,大声问道:“是谁?”

        外面的女子毕恭毕敬地道:“林大人,陛下有一封信,托奴婢交给你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个女子,是皇帝专门给他派来的侍女,但他并不习惯有人伺候,所以早就打发去帮忙照顾病人了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翻身下床,披上衣服,警惕地在门里打量着外面的人影:“陛下?”

        外面的侍女解释道:“奴婢是陛下赏赐的侍女,自然是陛下让奴婢来协助林大人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协助……什么?”林鸣之打开门。

        夜色中,他看到外面的女子手上正拿着一个信封,她将信封递过来:“林大人,请您先看看这封信吧,然后就会知道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信封中,林鸣之倒出一张信笺,还有一个小小的纸包。他先把纸包打开了看了一眼,里面竟是整包的白色粉末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侍女含笑不语,只示意他看那封信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皱着眉读完了信件。信上说得很明白,要求他接近齐琅,把这包粉末混入齐琅的茶水中,让他喝下去。这粉末的功效能让人产生类似伤寒的症状,让所有人都以为齐琅也得了瘟疫,之后便可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齐琅。

        落款后,确实有一个皇帝的印鉴。

        “大人,看来您是懂了,这都是陛下的意思?!笔膛?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拿起那包粉末:“此药,当真有如此神奇的效果么?只要服下,就可以有奇似疫病的症状?”

        “大人不信的话,大可亲自试试?!笔膛?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和她对视了一眼,看着她眼里的黑色,林鸣之闭上了嘴。

        “不了,我可不敢?!绷置诹税谑?,又问,“这一包,可是用于一个人的分量?”

        侍女微笑道:“大人,您为何这么问?”

        林鸣之冠冕堂皇地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我担心,如果我不小心失败了,那可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侍女点点头:“请大人放心。一次只需要其中十分之一,这里的药粉足够给十个摄政王使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么服下之后,需要多久生效呢?”林鸣之又问。

        侍女答道:“两天以内,即可生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用这个药粉的目的,还是要让齐琅死吧?那么……让齐琅状似患病之后,谁来处死他?”林鸣之道。

        侍女安静地看着他,从她明亮的大眼睛里,林鸣之读懂了。这哪是什么侍女,根本就是个杀手吧?

        皇帝原来早就准备好了,要在这次的黎县之旅让齐琅身遭不测,专门派来了这位侍女。

        ……大概也是为了监视他们二人吧。

        皇帝当然不是傻子,他怎么可能轻易相信林鸣之,所以专门给他了这个任务,就是为了试探他。

        “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林鸣之把信笺和粉末收回信封中,抬起头看着侍女,严肃道。

        “大人,您说笑了。除暴安良,这可是天下的大好事,大人这么一心为民,怎么可能会不答应呢?”侍女眨着眼睛,看着他,却没有说,如果不答应会发生了什么事情,“而臣妾不过是一个侍女,哪能知道那么多呢?”

        他要是不答应的话,恐怕眼前的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侍女,下一秒就会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把刀。捅死他之后,说不定还有一万个方式可以嫁祸给齐琅,毕竟看上去林鸣之和齐琅确实有不世之仇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神色凝重,看着侍女点点头:“好的。我明白了。你先走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大人,陛下让奴婢最后问您,您确定想好了吗?时间并不多?!笔膛⒚挥刑幕爸苯永肟?,而是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想好了?!绷置愕阃?。

        “奴婢明白了。大人,如果你需要奴婢的帮助的话,可以随时唤我。奴婢名为夜莺,大人只要喊一声奴婢的名字,我就会出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夜莺说完,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坐回书桌前,看着手上的那包粉末,还有皇帝的信,想来想去,他把粉末与信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,走出了房间。

       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是睡不着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们现在暂住的地方,是知县府上的别院。林鸣之在夜色中走了一圈,突然看到前面有个人,似乎有点眼熟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皱了皱眉,叫住了那边的人:“大胡子?”

        可那个神似大胡子的人,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,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“林大人,您也睡不着,出来散步么?”他追过去,却在拐角处看到了尔大人。

        “尔大人?”林鸣之一愣。

        尔大人道:“您为何如此惊讶?我也住在这个小院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林鸣之皱着眉问:“刚才,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人从这里经过?”

        尔大人摇摇头:“为何如此发问?”

        林鸣之喃喃自语:“只是,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人,觉得长得有点像我一个友人……不过,他应该不会在这里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***

    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这一天巡视的时候,齐琅突然咳嗽起来,“哼咳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旁的夜莺看到了这一幕,她看了一眼林鸣之,满意地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移开目光,不再看夜莺,而是扶起了齐琅:“殿下?”

        尔大人马上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,走过来嘘寒问暖:“殿下,您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,咳咳……”齐琅刚闭上嘴,却又马上咳嗽起来。

        尔大人担忧地看着齐琅:“殿下……要不,还是请御医来看看吧,万一您也出了事,那可不是件小事??!”

        齐琅气道:“我说了没事就没事!”

        看也不看他们,就转身匆匆离去,像是要回自己的房间。

        尔大人也不好追过去,只好在原地和林鸣之说起齐琅:“林大人,你看殿下这是……不会……可是殿下这些日子,也没接触那些鸡鸭或者蛋之类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林鸣之叹了一口气,告诉县丞:“也许殿下,为了能够探寻一二,亲自试了试,也说不定呢?!?br />
        尔大人大惊:“你是说……”

        林鸣之故作高深,没有继续说下去,只吩咐道:“尔大人,还是赶紧为殿下找个御医,来看看吧?!?br />
        林鸣之找到齐琅的时候,他竟和御医在一起。虽在一起,却不是为了诊病。

        齐琅坐在案前,沉默地看着跪了一地的医师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“这几日来,臣等已经寻遍了医书。臣等认为……没有办法?!庇叫⌒囊硪淼靥鹜?,注意着齐琅的脸色。

        齐琅的神色晦暗不明,御医又接着道:“臣等认为,此地最好还是废弃,否则只会有更多的人染病……”

        齐琅猛地一拍桌子:“你们说要本王多给你们一点时间,结果就给本王这种结果?”

        御医摇摇头:“即使殿下这么说,臣等也没有什么办法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朝廷养你们,就是让你们在这种时候什么事也不做的吗?咳咳咳……”齐琅说到一半,大概是急火攻心,又咳嗽起来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忙从一边走出来:“你们赶紧给殿下看看!殿下不会是病了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别管我,我没事!本王命令你们快去找治病的办法!”齐琅拒绝御医的诊治,大声道。

        林鸣之对御医使了个眼色,按住齐琅。御医立刻严肃起来,为首的那位马上上前,把了脉,看了看齐琅的脸色。

        又问一旁伺候齐琅的侍女:“殿下近日状况如何?”

        侍女一一作答。

        御医听着她的回答,思考了一会,又把了一次脉,沉默不语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样,殿下情况如何?”林鸣之着急地问道,“还没有诊出来吗?”

        御医擦去额头的汗,小心翼翼地道:“不瞒大人,殿下如今的状况……确实像染上了疫病……但可能诊断并不正确,容我再次试试,也许是我误诊了……你们!也赶紧过来给殿下看看……”

        看到御医紧张的样子,林鸣之和塌上的齐琅对视了一眼。
  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浙江体彩11选五走势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• 崇德精术 博医济世--河北频道--人民网 2019-03-22
  • 默滕斯神仙球卢卡库2球 比利时3 2019-03-21
  • 奋斗所到处 青春恰自来——回访习近平总书记曾寄语的年轻人 2019-03-19
  • 看着就想笑,干脆是8=0.全生女,社会直接灭亡 2019-03-17
  • 联合国:叙利亚新增92万无家可归者另有560万难民逃亡邻国 2019-03-17
  • 紫禁城角楼,如此精巧复杂的建筑在600年前是如何设计出来的? 2019-03-17
  • 期末评语少些“百搭句” 应最大限度地为学生成长服务 2019-03-16
  • 沿河景观带成了菜地 乐安城管局已派执法队清除 2019-03-09
  • 第十届莫干黄芽茶王赛鸣金 新茶王花落石颐 2019-03-09
  •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3-09
  • 陈秋冬:评估AI项目 我们需要思考三个问题 2019-03-09